NB狗

当前位置:   网站首页 >> 热点新闻

Libra“妥协”了,但扎克伯格的野心没变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极客公园(ID:geekpark),作者:沈知涵


Facebook 和 Libra 妥协了。


4 月 16 日,加密货币 Libra 白皮书 2.0 发布了,较 1.0 变化主要体现在如下四个方面


  • 在锚定一篮子法币之外,提供挂钩单一法币的稳定币;

  • 通过稳健的合规框架增加 Libra 支付系统的安全性

  • 在保持其关键的经济属性同时,放弃未来向无许可系统(公链)过渡

  • 为 Libra 的货币储备建立强大的保护措施


这些调整被认为是 Libra 监管遇阻之后的让步。


Libra 1.0 中,Facebook 描绘了一幅普惠金融的美好图画。Libra 希望创造一种去中心化的全球支付系统,为发展中国家没有银行账户的个人提供转账和支付功能。而 Facebook 旗下产品所覆盖的 27 亿用户提供了强大的用户基础,以及与比特币等投机产品不同的定位,这都让 Libra 有成为金融基础设施的潜力。同时 Libra 为自己建立了一套监督机制,Libra 协会(官方运营机构)由多个不同组织构成,这让整个系统更加公平。


比起 Libra 在金融领域做出的技术创新,监管层面考虑更多的是如何浇灭扎克伯格和 Facebook“无国界货币”的野心。Libra 被视为“挑战现有金融秩序的存在”,有言论称“Libra 会与主权货币竞争、冲击主权货币地位,尤其是对金融基础设施落后地区”。如何保护消费者隐私,如何防止洗钱等金融犯罪?


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在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进行申辩|路透社


这些疑虑引起了全球监管机构的恐慌。Libra 项目负责人 David Marcus 和扎克伯格“百口莫辩”,只能承诺在完全解决监管问题并获得适当批准之前,Facebook 不会发行 Libra 数字货币。在 HashKey Capital 研究总监郑嘉梁看来,本质上 Libra 不是技术产品,而是一个经济体架构,而当下它正在为了适应多边监管而不断做出取舍


不过,虽然 Libra 2.0 支持单一法币,但是它并没有放弃锚定一篮子法币的稳定币的想法。对于一款目标服务全球数十亿人的金融基础设施,Facebook 的“初心”并没有改变。


“妥协”换取“合规”


Libra 这次调整,最受外界关注的地方在于,Libra 在锚定一篮子法币之外,提供挂钩单一法币的稳定币。1.0 版本的 Libra 希望通过一篮子主权货币来支撑其价值时,它剑指的是全球金融体系,被许多国家反对,称其“会凌驾主权货币之上”。


中国银行前副行长王永利解释道,“如果这种超主权货币真能全球流通,不是增强美元的国际中心货币地位,而是可能取代美元的国际中心货币地位,对美国的影响将是极其深刻的。”相比之下,本国金融基础设施比较落后或者监管比较弱的国家受到的冲击更大,比如面临通货膨胀,人们将更愿意持有 Libra 来对抗货币危机。


所以,Libra 决定先从锚定单一法币的稳定币做起


4 月 16 日 发布的 Libra 2.0 白皮书中描述, Libra 将先从锚定单一法币的稳定币做起|视觉中国


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称,单一货币的稳定币是指一个中心化受信任主体(即稳定币发行者)基于法币 1:1 发行数字凭证,在数字凭证赎回时按 1:1 兑现法币,并保证法币储备不低于数字凭证总发行量,为此需要定期接受独立审计并披露信息。在这些规则的约束下,数字凭证就是稳定币,数字凭证代表法币,数字凭证流转代表法币交易。


此前在被反复追问“Libra 到底是什么?”,Marcus 回答说“它更像是一个支付工具,类似于 Venmo 和 PayPal。”相比一篮子货币稳定币,合法合规的单一货币稳定币更加能够说服监管机构--Libra 作为一个支付工具,不涉及主权利益,金融风险可控。相比一篮子货币,目前单一货币挂钩的稳定币已经被市场接受,比如 2014 年开发出来的 USDT。“挂钩单一货币在经济学、监管上要简单很多,一篮子货币的难度很大。”邹传伟指出。


除此之外,Libra 还做了技术上的改变:放弃未来向公有链的过渡,只打算以联盟链的形式存在。这意味着为了迎合监管的要求,Libra 背离了之前完全去中心化的目标。


当然,Libra 2.0 也更加体现出了与监管机构“合作共赢”的态度。Libra 支付升级将会支持公共金融系统的创新。“我们认为,要降低进入现代金融体系的壁垒,而不是降低强大的监管标准的门槛。”白皮书写道。目前,Libra 正在向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(FINMA)申请支付系统许可证。


Libra 协会初始会员|Libra


“金融基础设施”


巧的是,Libra 2.0 发布当天,有消息称,中国正在深圳、苏州等地进行数字货币 DC/EP 试点工作。扎克伯格在国会听证时曾表示,Libra 的意义在于“重建”——美国的金融服务基础设施已经过时,如果美国不创新将难以保证金融领导地位,并且提及了中国正在推行的央行数字货币。


其实 DC/EP 和 Libra 是两码事。前者是法币的数字形态,它的优势是降低纸钞发行和流通成本,对比现有支付工具匿名但可追踪。Libra 是稳定币,在支付功能对主权货币上形成替代。但是扎克伯格清晰地意识到一定要在数字经济领域抢占先机。


CBX 研究院创始人谷燕西认为,Libra 正在努力成为各个央行(至少是部分央行)默认的发行 CBDC(央行数字货币) 的技术底层选择。商业银行会是 Libra 发币后受冲击最大的金融机构,当用户把自己的存款从商业银行中取出,兑换成 Libra 币时,这意味着商业银行的存款减少,其主营业务贷款业务的基础因此会被削弱。


Libra 还提出了“央行数字货币可以直接与 Libra 网络集成”的想法,从而消除 Libra 网络管理相关储备金的需要,这能够降低信贷和托管⻛险。如果央行发行了自己的 CBDC,该 CBDC 可以替代作为 Libra 网络中稳定币的角色,Libra 协会便不再发行该国的 Libra 稳定币。


国家正在深圳、苏州等地进行数字货币试点工作,其中苏州的国有企业和机构,员工工资中交通补助的 50%,将以央行数字货币的形式发放|视觉中国         


虽然 Libra 2.0 支持单一法币,但是依然没有放弃锚定一篮子法币的稳定币的想法。白皮书指出,≋LBR 仅仅是上述 LibraUSD、LibraEUR、LibraGBP 等单一稳定币按照某一固定权重加权计算后的数字组合。≋LBR 可以作为一种有效的跨境结算货币,也可以作为一种中性、低波动性的选择,适用于那些尚未在 Libra 网络上建立单币种稳定币的国家。而最近加入 Libra Association 的跨境电商 Shopify 也验证了这一点。


郑嘉梁称,“如果跨境结算和 CBDC 接入可以实现,两边虽然都没有用挂钩单一货币的稳定币,而均选择使用 CBDC,≋LBR 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 CBDC 的国际结算中介。”


这也“暴露”了,扎克伯格的野心其实没有变,长期来看 Libra 依然想成为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。而在当前的情况下,“Libra 正在把锚定单一法币的稳定币与其区块链进行松耦合,这样避免成为各个法币的众矢之的。”谷燕西表示。


那么之后,Libra 就会一帆风顺了吗?答案依然是未知的。


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议员 Sylvia Garcia 表示她仍然反对 Libra 2.0 保留开发一篮子稳定币的计划。有评论称,Libra 2.0 没有提及对单一货币稳定币在货币主权、货币替代和货币政策等等方面的影响。Beacon Policy Advisers 分析师 Ben Koltun 称,即便 Libra 做了让步,它的政治障碍仍然存在,那就是麻烦不断的 Facebook 及其反对者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极客公园(ID:geekpark),作者:沈知涵